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/ 免费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该网店暂停注册
© 2005-2019 了,都已过花甲,穿越时空撩开记忆的面纱我和堂哥童年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,经常浮现在眼前。 堂哥是我家四叔的儿子长我几岁。在记忆里堂哥就像一把遮阳伞,时时罩着我我就像是他的一个小跟班形影不离。上学后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书,每天上学时一块走,放学后一起回家。春天堂哥带着我去田野玩耍,不是上树掏鸟蛋,就是去摘榆钱吃。榆钱那甜甜的味道,至今难以忘却。一次午后堂哥约了几个玩伴带着我去一人家的菜园里去采摘榆钱,刚爬上那棵水桶粗的老榆树,就听的一声大吼树的主人翘着山羊胡子追了出来,堂哥和玩伴迅速从树上滑了下来,我跟着也从菜园逃了出来,慌乱中把人家刚出苗的菠菜给踩坏了一大片,为这事主人一气之下,在树干上塗摸了粪便断绝了我们吃榆钱的念想。夏季堂哥经常带着我,一人挎上一个筐拿上一把小铲去挖苦菜。走在空旷的田野里,我们尽享着大自然的美景。在明睸的阳光下,走着走着,只见一只云雀在兰天下,频频鼓翅盘旋上升且飞且鸣,忽而浮翔忽而又疾飞上升直冲云宵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